德清县 常州市 临武县 乐亭县 芦溪县 宁都县 吉水县 宁波市 北流市 同心县 乾安县 澎湖县 太康县 乌拉特前旗 凤城市 思茅市
八宿县 宁晋县 福海县 遵化市 西乌珠穆沁旗 富蕴县 宁南县 宝清县 晋中市 江油市 太仓市 大方县 巨野县 广西 三河市 仪征市 宣威市 皮山县 定陶县 博爱县 南雄市 江北区

请锁定竖排方向

登入 / 注册

有些男人靠开滴滴来逃避生活

2017-04-20
来自:凤凰青年

,祥云艳遇巨奖

科技馆葡萄牙队瓦格纳

来源|微信公众平台公路商店(id:zailushangzazhi)

昨晚叫了个滴滴,上车后不久,滴滴司机接到打来的电话,问他在哪儿,他小心地看了我一眼,说在拉货。

司机一口普通话,还透着学生气,闲聊起来,原来他是某事务所律师。我问他为何开大奔跑滴滴,他说他晚上太无聊,心血来潮注册了滴滴司机,背着家人开一下滴滴。这才干了几十单,体会很深。

他们圈子里,管这个叫开闲车。

“在家里说话被老婆打断,在单位说话被领导打断,在老家说话被我妈打断,我唯一可以打断的就是ATM机。取款的时候,不等它说完,我就咔咔输密码,心理才能稍微平衡一点。 ”一位宝马司机在停车等红灯时对我喋喋不休。

我在后排看着他椅背上的屏幕,把头别了过去。

有一次打了辆A8,司机到了公司打给我,出门一看还是昨天那司机,车也一样但车牌号换了,司机解释说昨天那辆撞坏了,先换辆开。在国企上班的他说日子太无聊,开滴滴总比搓麻将好,他朋友上个月也开始弄滴滴了,一月下来赚了三千的烟钱。

问题是他们根本不缺钱,缺的是生活。

昨天遇到一个哥们儿,直言不讳的说开滴滴是为了躲他媳妇儿,如果不开车,媳妇儿会要求他陪在身边看《人民的名义》,还他妈的要开剧情分析会。后来非得花一百块钱去淘宝买个达康书记GDP同款茶杯,让他开滴滴时带上。他最近每天在外面,等媳妇睡着才敢回家。

他说这就不错了,有人媳妇儿干脆规定了每天不交二百块不准回家,以防老公假以跑车的名义在外面瞎鸡巴晃,有时候人早早就回去了,到家后也不下车,就跟地下车库里吃果冻,吃到电瓶没电。

一些司机到晚上两点就会停止接单,这个时候酒鬼太多,麻烦。他们会找个方便的地方停靠下来,关灯、熄火、拔钥匙,卸下安全带、座椅后仰三十度,头慢慢靠在头枕上,总之就是不愿意回家。

休息一根烟,在车里静静待十分钟。不要小瞧这十分钟,对于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来说,这是一天中,压力最小的十分钟。

然后循着媳妇的电召再舞动着方向盘回家。

赖床也是这种心理,就像抽烟时喜欢坐在马桶上一样。

这些空间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存在一个细小而明确的界线,把这个彻底自由孤独的空间,与社会化的,噪杂的生活空间分离开。

当然男人的苦情自述,只不过是两性关系里的正常表现。

理论懂的再多,亲见也会震撼,就像你们一直知道坐车要系安全带,但每次也没几个人记得。

只有当出过车祸之后,坐进车里的第一反应才是扣好安全带,比起之前的不情不愿,这是你对安全感最实际的渴求。

电影《马利和我》中,身为媒体人的男主几乎实现了理想中的一切:美丽可爱的妻女、带花园的中产别墅。生活看起来完美无缺,但他每天下班都郁郁寡欢地憋在驾驶座上,呆滞地观察忙碌的妻子和淘气的小孩。

在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中,我们异化自我为追求目标的附属,却丧失了最真实的自我。

真正的有钱人都隐藏在滴滴司机里,本地车牌,别说是不是本地户口,至少有个车吧,大轴距,1.8T起步,不过是冰山一角。这条件平时介绍对象都不好碰,现在滴滴都给你筛好了。搞得好多人叫车前还得精心收拾一番,洗个头再出门。

“我男生朋友在学校门口打滴滴打到辆超跑,对方甩了十块钱跟他说你取消单子另外叫辆,我是来钓妹子的。然后就开走了。”

“打车遇到过很多豪车,因为我手机号就是微信号,有两个司机都加了我微信。。。其中有一个司机妥妥高富帅啊,请我吃饭我还去了,后来感觉在灌我喝酒,你们懂的。还好我酒量好,牛栏山二锅头一斤半的量啊,喝到他不行了,我拎包就走了,回去就把微信删了。那次以后再也不敢跟滴滴司机聊微信了。”

但生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爱人者仁恒爱之,你也有可能成为他人的见证者。

还有比开滴滴拉着乘客去各个宾馆、酒店抓奸更有意思的事情吗

曾经还有个成功戒毒的司机劝谏我,不要吸毒,吸毒毁所有。我问他吸毒什么感觉,他的嘴角泛出奇异的漩涡,说,不,不要吸毒。

对于男人来说,车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工具,它可以让你放松下来,思绪真正地回到正轨,也可以把自己藏起来,摇起车窗,在这秘密基地里不发一语。也可以对着情歌电台真情流露,说些无法与人诉说的话。像是电影开场前只有你一个人的IMAX厅,世界将在你面前铺开。

在电影《这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里,男主欧维一只迷恋一款叫萨博的车,出于对安全性的高度要求,这个牌子的车每卖出一辆,就亏损一笔,最终导致了倒闭。在2002年时有人做过实验,将萨博与宝马车同时从25米自由下落,宝马摔得比它惨多了。

车才是男人的安全屋,这个庇护感无可比拟。

以前不是很懂,有时候我爸把车开回车库,我上楼半天了,他还没回家。我去车库找他,发现他在车上发呆。问他为什么总是坐车里不上楼,他说,相声广播到十点半,我每天听完才上楼。

很多年后自己学会了开车,直到有个晚上自己开车回家,车停好后熄火,突然不想动了。我一直不知道怎么描述一种想坐在车里的感觉,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时间过得很慢,呼吸很小,像失重那样,没有压力,轻飘飘地浮着。我想让谁陪着我,他就不会走。

又过了很多年,我才知道十点半根本没有相声广播。

获取更多有趣又有料的内容,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 青年”;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平台:青年制氧机(ID:qingnianzhiyangji)

责任编辑:邵启月 PSY010

凤凰新媒体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6 Phoenix New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